返回

空姐的神医保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章 强行驱毒
    来到四楼,找到18号房间,凌辰用房卡开门,扶着醉酒美女进去,也没功夫打量房间的布置,赶紧将醉酒女子扶到床上,长长透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妞,以后别乱喝了,要不是给辰哥碰上,有你后悔的……”凌辰嘟囔着往醉酒女子身上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凌辰说完转身欲走,但就在他转身之际,昏迷不醒的醉妞突然发出了一声娇哼。

    哼声似乎很痛苦,却又跟东瀛片片中女主角的哼哼声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凌辰一愣,这醉妞是不是快要醒酒了?

    就在凌辰愣神之际,两条滚烫的手臂突然缠上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凌辰根本没有一点心理准备,脖子上挂了个人,重心不稳,一下压在了醉酒美女玲珑浮凸的身上。

    刚刚还一动不动醉酒美女,拼命仰起头,朝凌辰脸上吻来。

    带着酒味的狂热气息,胸口传来的充满弹性的奇妙感觉,紧身牛仔裤包裹着的修长大腿,蛇一般缠住了凌辰的腰。

    凌辰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醉酒美女像是刚从火炉里钻出来一般,浑身烫得吓人,粗重而紊乱的气息,也极不正常。

    凌辰百分之百肯定,这醉妞是被人下药了!

    一把推开醉酒美女,凌辰站直身子。

    但醉酒美女不知从哪来的力气,张开双臂朝着凌辰猛扑过来。

    已经有了防备的凌辰,哪能给对方扑着,左手抓住醉酒美女的t恤领口,任凭她如何拼命挣扎,都无法摆脱凌辰的控制。

    试了试醉酒美女的脉搏,又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,凌辰初步判断,这妞是中了一种从滇南边境流传过来的迷-药。

    要化解这种迷-药,用清灵丹或是鸡肠草加灯线绒内服都有很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但要炼制清灵丹,别说是凌辰,就是他师父都没那本事;而凌辰又不是神仙,哪料得到来到西川就会遇上一个被人下药的女人,当然不可能把鸡肠草和灯线绒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唯今之计,也就只有强行驱毒了。

    凌辰跟随师父修炼古武才三年多,修为还不到化劲,只能用暗劲震荡血管和膀胱驱毒,醉酒美女药性已经发作,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将暗劲同时透入膻中穴和中极穴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两个穴位的位置都有些敏感。

    膻中穴位于胸口正中间,而中极穴在脐下五指还多一点,距离人体最私密的部位,也只有两指……

    但是现在情况紧急,凌辰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要是再不把毒素驱除出去,烈性迷-药给这少女带来的后遗症,几乎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轻则不孕不育,重则终身瘫痪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凌辰跨坐到醉酒美女乱蹬乱踢的双腿上,毫不犹豫掀开了她的白色t恤,推开粉色罩罩。

    雪白挺拔的丰满没了束缚,颤巍巍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凌辰扫了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,马上将目光瞄向膻中穴。

    凌辰左手按上膻中穴,手掌难免触及对方柔软丰满的边缘部位,奇妙的弹性,令凌辰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解开牛仔裤的钮扣,拉开拉链,凌辰没敢去看,只凭感觉找到了中极穴。

    触摸到对方腹下柔软而卷曲的毛发,凌辰自己都忍不住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去古武界之前,凌辰看过的东瀛艾薇片片也不少,骑兵步兵他都来者不拒,但真正接触成年异性的身体,而且还是如此敏感的部位,他这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又深吸一口气,收慑心神,凌辰掌心暗劲勃发,透入醉酒美女的膻中穴和中极穴。

    醉酒美女挣扎得更厉害,之前还是低声哼哼,现在却高声吟哦起来。

    纤细的腰肢,柔嫩的肌肤,摄魂夺魄的娇吟,足以把柳下惠秒变成西门庆。

    凌辰却不敢有丝毫的杂念,他踏入暗劲境界还不到一年,在替人驱毒的时候没有余力分心,如果心有旁骛,无法将醉酒美女体内的毒素驱除不说,他自己也会被暗劲反震损伤经脉。

    两三分钟过后,凌辰额头上已见汗,醉酒美女身上的汗液更多,浑身湿漉漉的。

    醉酒美女的叫声愈来愈高亢,挣扎得愈发激烈,也不知她哪来那么大的力气,要不是凌辰在古武界修炼了三年多,他绝对控制不住这醉酒美女。

    突然,醉酒美女停止挣扎,但马上身子开始痉挛。

    凌辰知道驱毒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双臂猛震,暗劲在这刹那爆发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

    醉酒美女发出一声似哭泣的高鸣,全身发出一阵似野兽气绝前的挣扎。

    一道细长的淡黄色水柱,从她中极穴下方激射出来……

    她终于喷了!

    凌辰长长呼出一口浊气,对方尿液中那缕淡黄,正是迷-药中的毒素,现在总算是排出来了。

    醉酒妹子的胸口和腹下都暴露在空气中,但她浑然不觉,双手平伸,死人般瘫软在床上。

    也难怪,刚才的一番挣扎,已达到她的体能极限,没休克过去,就算她的身体素质不错了。

    凌辰也没好到哪里去,刚刚他不但要控制住醉酒妹子,还要用大量暗劲震荡对方的经脉血管膀胱,消耗的体力,至少是对方的十倍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是在古武界呆过的人,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意志力,都远非常人可比,虽已接近虚脱状态,但他还是咬牙坚持起身。

    暗劲驱毒是万不得已,但这种驱毒方式,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是很难接受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从刚才飙射出来的水柱的速度和力度来看,凌辰有九成九的把握,这妹子还是个原装正版的处。

    现在姑娘还在半昏迷状态,要是等她清醒了,看到三垒和本垒附近都被陌生男人的手掌按着,她会不会羞愤得不想活?

    所以,即便凌辰浑身乏力,就想在这床上躺倒休息恢复力气,但为了姑娘醒来后的感受着想,他至少要将人家的罩罩给戴好,裤子给拉上,t恤衫给整理好。

    然而,凌辰还没来得及动,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流-氓!老娘的酒店,由不得你胡来!”

    “禽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