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空姐的神医保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9章 硬不起来
    第一眼见到曹青荣的时候,凌辰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性命不保,而是替白玉瑶深感不值。

    在凌辰的预想中,曹青荣是封日城丹宫的新生代炼丹师,年纪应该不大,最多也就比他大个一两岁。

    但让凌辰万万没想到的是,曹青荣已经四十多岁,而且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显老。

    年纪大也就罢了,关键是特么的还丑。

    额头的高度差不多占了整张脸的一半,小眼睛,塌鼻子,香肠嘴,尤其是那两撇小胡子,更是将曹青荣的颜值拉低到了一个让人不忍直视的地步。

    古武界第一美女,竟然要嫁给这么一个超级大丑逼,凌辰觉得,用鲜花插在牛粪上都不足以形容这种强烈的反差。

    不过,曹青荣丑是丑,手下却有真本事。

    得知凌辰竟然偷窥了白玉瑶出浴,曹青荣马上就露出狰狞的杀机,双掌一搓,一团赤红色火焰就出现在他双掌之间,对准了凌辰。

    凌辰一点都不怀疑,只要沾上曹青荣催发的火焰,最多两分钟,他就会变成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就在曹青荣双掌间的火焰球将要袭向凌辰时,白婉容开口阻止了:“曹大师且慢。”

    曹青荣双掌一顿,眼神倏然变冷,语气也有些不善:“白谷主,你要包庇这个无耻之徒?”

    在无忧谷的地盘上,面对的还是无忧谷的谷主白婉容,曹青荣说话还如此不客气,可见丹宫在古武界有多强势多嚣张。

    凌辰倒是觉得,白婉容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包庇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曹青荣到来之前,白婉容对他的态度虽然冷漠,但凌辰感觉得出来,白婉容并没有定要置他于死地的打算。

    事实上,直觉告诉凌辰,白玉瑶跟曹青荣的婚约,白玉瑶不是自愿的,甚至就是白婉容也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面对曹青荣的质疑,白婉容处变不惊,淡淡说道:“曹大师误会了,我只是觉得,瑶儿给这化意门的小子看光了身子,只是一把丹火烧死他,未免太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的意思是?”曹青荣的语气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“曹大师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有种办法可以让他生不如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掉他的全身经脉,并打破他的丹田?”曹青荣问道。

    凌辰大惊,丹田和经脉,是所有武者的根本,要是丹田和经脉都被废掉,对上普通人也只有被死虐的份,当真是生不如死!

    然而,白婉容却摇头,道:“我的意思是,让他永远也抬不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“永远抬不起头来?”曹青荣沉吟片刻,眼中突然露出比毒蛇还冷酷的光芒,“我明白了,这种无耻之徒,必须要让他永远抬不起头,才能消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见曹青荣眼中露出近乎疯狂的狠毒神情,凌辰心知不妙,心头一股寒意升起。

    但他来不及反应,曹青荣就出手了。

    封日城丹宫主研炼丹术,没有什么高级武技,但丹宫的点穴手法却是一绝,曹青荣在刹那间,就封住了凌辰腹下的几处大穴。

    起初的时候,凌辰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,但回到化意门后,他才知道曹青荣对他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凌辰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经过丁远白检查,凌辰的关元穴、中极穴、曲骨穴和尾闾穴,都被曹青荣给封死了,以丹宫点穴手法之独特,除了丹宫的高手,恐怕无人能解。

    关元穴等四处穴位被封死,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这四个穴位,都在男人的命根子附近,穴位被封死,也就断了血液快速涌进男根海绵体的可能……

    说通俗点,也就是凌辰这个大帅比,永远萎了。

    除非是丹宫的高手,能解开他被封的穴位,但那可能么?

    凌辰试过多种方法,包括回忆他第一次梦遗的女主角,在脑中回放他最爱的苍老师和冲田老师跟人大战的画面,甚至拼命重现白玉瑶完美的背影,全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裤裆里那位,始终蛰伏着当梁山好汉软小二。

    当时凌辰就不想活了,下面的兄弟再也抬不起头来,做人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丁远白劝住了他,让他回世俗世界想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,世俗世界不可能有人能解开他被封死的穴位,但世俗世界科技发达,没准世俗世界的现代医术,能帮他重新做回男人。

    希望虽然渺茫,但总比一点希望都没有好。

    所以,凌辰来到了西川市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四个穴位被封死,凌辰在察觉到苏静中了媚毒的时候,未必不会用那种最原始最本能的驱毒方法。

    同样的原因,所以苏静那么明显的暗示,凌辰也只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因为,他根本硬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硬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凌辰才从古武界遭受的屈辱中回过神来,拖着疲惫虚弱的身子,上床倒头就睡。

    凌辰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两点多。

    不入化劲,都不能算是真正的古武高手,但也有个好处,就是损失的体力精力,好好睡上一觉,醒来就能恢复个八、九成。

    如果是化劲以上的武者,损耗的真气,不通过古武修炼心法凝聚吸纳天地灵气,光凭休息睡觉是不能完全恢复的。

    起床后,凌辰感觉自己都要饿扁了。

    也是,如果不是昨天晚上折腾到快天亮,正常他该吃过早餐和午饭了。

    去卫生间洗漱之后,凌辰准备先去吃个午饭,再想办法打听沈天和的下落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打开房门,一张纸片从门缝里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凌辰捡起来一看,只见纸片上写着几行娟秀的字迹。

    凌辰:

    本想请你吃饭,感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,但我早上六点的飞机,时间来不及,只有留到下次了。

    我失恋了,我承认我心里有阴影,但经过昨天晚上的事,我相信我很快就会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名片上有我的联系方式,记得把你电话号码发我手机上哦。

    另外,你的自恋好讨厌,哪有让女生倒追男人的!

    没有落款,但凌辰知道,这是苏静留给他的字条。

    纸片下面贴了一张精良印制的名片,凌辰扫一眼,只见上面写着:

    星航国际有限公司,a级乘务员,苏静。

    下面是星航国际的客服电话和苏静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凌辰眼中闪过一抹异彩,苏静那妞,居然是个空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