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空姐的神医保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章 赚大了!
    昨天晚上遇到苏静,今天又遇到了苏静所在航空公司的老总,这巧合让凌辰都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得知秃老头的身份,凌辰脑子飞速运转。

    星航国际的老总,经济实力毋庸置疑,现在凌辰在考虑,秃老头的家人找上自己的时候,通络丹收他两百万一颗是不是有些便宜了。

    三百万……应该不是太贵吧?

    就这么定了,辰哥手上的通络丹,也就才三颗的。

    并且,之前秃老头那伙人鄙视自己,后面就是带着三百万来,通络丹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给出去。

    要为你们看轻了辰哥付出代价!

    或者,还可以拿捏得狠一点,让苏静出面……

    既卖了苏静人情,又有实实在在的好处进账,这波操作可以有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见凌辰脸色变幻不定,黄松以为这家伙终于听进去了,继续道:“辰子,星航国际是咱天南省最大的航空公司,陆总手上有多少人脉,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?你想想,你要是坑了他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心里有数。”凌辰实在不想再听黄松絮叨。

    “那,你这一百万退不退回去?”黄松指了指凌辰手上的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我擦!”

    凌辰终于爆发,将银行卡收起来,怒道:“老子卡里这一百万,不偷不抢,没坑没骗,光明正大……”

    忽又想起,强哥给他银行卡的时候,是在学院路那边的烂尾楼里,还真说不上光明正大,便转口道:“总之,老子卡上的钱,半点不违法,懂?”

    黄松听得懂凌辰的话,但他还是不太相信,凌辰的一百万是光明正大得来的。

    凌辰懒得理会他怎么想,问道:“说说你吧,这才三年,怎么就搞得跟个小老头似的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黄松的神情瞬间萎顿,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似一下被抽空,身上散发出一股哀痛抑郁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凌辰又问道。

    黄松身上的悲怆气息更浓,过了好一阵才低声道:“我妈……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姨?阿姨出什么事了?”凌辰眼神微变。

    凌辰在高二那年去过黄松家,见过黄松的母亲,挺纯朴善良的女人。

    黄松抬起头来,眼中布满血丝,哽咽着道:“我妈……可能……后半生都要……要……躺床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凌辰记得见到黄松母亲的时候,她身子挺好的,怎么三四年的时间,就快瘫痪了?

    见黄松不语,凌辰又问道:“车祸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黄松情绪稍稍稳定了些,摇头道:“是下肢静脉血栓。”

    凌辰总算明白黄松为何会在西川市人医了,也理解这家伙为何把自己搞得比失恋还惨。

    但他马上又皱起眉头:“西川市第一人民医院,连个下肢静脉血栓都治不好?”

    凌老头自称土郎中,其实也不算很土,多少知道一些现代医学知识,对于下肢静脉血栓,凌辰也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下肢静脉血栓,远没有秃老头陆总的肺梗塞那么严重,好点的医院都能医治,更别说西川市人医是这方面的权威医院。

    看来,市人医的水平真不怎样啊,亏了自己还把难言之隐寄托在他们身上,还是别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黄松眼中又涌出痛色,哽声道:“都怪我……年前的时候,我在渝江那边……跟人起了点冲突,我爸不放心我就赶过去了,家里的养猪场……就我妈一个人撑着……她的腿脚在去年下半年时就出了点问题,本打算等那批猪出栏就去医院好好检查,可我爸去了渝江……这一拖,就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……”

    凌辰静静听着,没接话。

    下肢静脉血栓,通络丹肯定是能治的,并且是彻底治愈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通络丹打算两百万甚至更高的价格出手的,给了黄松的话……

    倒也不是同学兼室友一场,凌辰就会不好意思收黄松家的钱,他和黄松的交情,还没到白送两百万的份上。

    这事难就难在,黄松家里根本就拿不出两百万。

    黄家的资产,当然是不止两百万的,可大部分都投在养猪场的扩大规模上了,现钱的话,能不能拿出二十万都难说。

    总不能让黄松家里把养猪场抵给自己吧?

    拿了黄家的养猪场也没用,辰哥压根就没想过要当养猪佬!

    可是……就这么看着黄松母亲后半生都只能躺床上?

    那个勤劳善良纯朴的妇女,给凌辰的印象不错,以前凌辰去黄松家,临走的时候,根本不容凌辰拒绝,硬是往他身上塞了个红包。

    钱不多,也就两百块。

    可这压根就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!

    但是,一颗通络丹,就是两百万甚至更多的钞票啊……

    如果凌辰是化劲高手,他还不会把通络丹看得如此之重,大不了再去一趟化意门,多带点通络丹出来就是。

    可他才暗劲……

    从世俗世界去古武界,需要真气验证的,不到化劲,哪来的真气?

    要不,少赚两百万算了?

    反正给了黄松一颗通络丹,自己身上也还有两颗,外加三颗血灵丹,运作好了,一样的近千万的收入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一百万自己都不敢想,别说上千万了。

    再说,自己被曹青荣封住的穴道,大概是没办法解开的了,孤家寡人一个,要那么多钱干嘛?

    黄松还在絮絮叨叨自责,凌辰却在想办法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也许,免费给黄松母亲治病,也未必就是亏本买卖,这是绝佳的广告啊,打广告不要钱的吗?

    没人试验过通络丹的功效,谁会相信通络丹能活血化瘀溶脂降栓?

    就像秃老头陆总那一伙人,任你把通络丹吹得天花乱坠,人家就是鸟都不鸟你!

    就这么定了,先治好黄松母亲的下肢静脉血栓,给通络丹打开知名度!

    黄松还在不停自责:“要不是我在渝江惹祸,我妈何至于这样……要是我妈真瘫了,我就不读了,回来帮我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凌辰大声打断了黄松的碎碎念,昂然道:“松子,我告诉你,你丫赚大了!”